教师节设立内幕:习仲勋曾为节日设立献策

  教师节设立内幕:习仲勋曾为节日设立献策
  教师节设立内幕:习仲勋曾为节日设立献策
  教师节设立内幕:习仲勋曾为节日设立献策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原标题:教师节设立内幕:习仲勋曾为节日设立献策1985年9月10日,首个教师节庆祝大会在北京师范大学操唱庆祝大会。差不多全校师生都去操场,场面很壮观,我自己还写了讲话稿。后来再过教师节就不觉得稀奇。

新京报:第一次庆祝教师节有什么插曲?

王梓坤:有4个学生在庆祝大会上打出“教师万岁”的标语,他们是自发的。当时我非常高兴,觉得他们怎么能想到这个创意。北师大百年校庆时,当年打出标语的4个学生中回来了3个,其中有一个出国了就没回来。

谈师德

“教师要把传道放在首位”

新京报:现在你认为尊师重教应该包括哪些方式?

王梓坤:要实现全社会尊重教师,地方政府特别重要。有些地方政府整天忙于搞经济,关于教育的事情很难提上讨论日程。此外,要提高教师的社会待遇,包括工资、住房。当然,教师待遇也不能要求过高。

新京报:在提倡尊师重教时,是否应该注重教师队伍本身建设?

王梓坤:这个很重要,教师本身也应该提高自己,包括德育、品质提高。韩愈在《师说》中写到,教师要传道、授业、解惑,传道放在第一位,就是说要教育学生的话,教师自己也要有良好的品德,需要德育。

新京报:怎样提高师德呢?

王梓坤:现在情况不太一样了。过去,一些措施比较有力。比如,到了一定时间,教师要到乡下与农民同吃、同注同劳动,搞一个月两个月,时间不要太长。我也去过几次。教师和农民一块劳动,才能知道农民的辛苦。

新京报:这种经验现在有可复制性吗?

王梓坤:我认为现在老师、同学们到农村去锻炼一两个月还是可以的,这样一来思想不仅会变化,也更能够了解农民工人的生活和需要。现在国家推行城里优质学校的校长、教师到农村学校交流,我觉得这个政策非常好。城市老师到农村,体验下农村老师的工作情况,农村老师也可以到城市学校适当进修,可以实现双赢。

采写/新京报记者许路阳

揭秘

习仲勋曾为设立教师节献策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曾宣布“五一劳动节”也是“教师节”,但实际上并未如愿。

文化大革命中,教师被贬为“臭老九”,在一定程度上成了阶级斗争对象,社会缺乏尊师重教的氛围,一些“白卷英雄”反而受到追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但尊师  重教仍未很快形成风气,殴打教师的事件时有发生。

1981年12月,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在接见参加全国中小学工会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的代表时,与时任全国教育工会主席方明和教育部副部长张承先交流设立教师节之事,他听取两人建议,建议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联合起来,写报告请示党中央。1982年4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党组联合,由张承先和方明共同签发的“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建议以马克思诞辰日5月5日为教师节。

1984年4月,万里、习仲勋等中央领导对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另一份“关于恢复‘教师节’的请示”圈阅。

1984年12月,教育部党组和全国教育工会分党组“关于建立‘教师节’的报告”送中央书记处并报国务院,建议确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中央和国务院原则上同意建立“教师节”,建议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批准颁布。

1985年1月,时任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提出建立教师节的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也通过了这一议案。1985年9月10日,成了新中国的第一个教师节,至今已经30年。